返回聯盟首頁 | 設本頁為首頁 | 投融資動態 | 搜索

發改委力促民間投資 新興產業或成橋頭堡

2010年03月18日 12:19    來源:中擔公司    作者:編輯
 

   眾所周知,2010年中國經濟政策的主基調是穩增長、調結構、促消費。具體到投資結構上,其調整方向無疑是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  

  昨天(1月7日),《每日經濟新聞》從國家發改委獲悉,醞釀已久、并經過多次修訂的《關于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剛剛提交到國務院。  

  此前,《意見》曾兩次被國務院退回補充修訂。  

  有報道稱,《意見》中最大的亮點是在擴大民間投資準入領域有實質性進展,因而被各方寄予厚望。帶著這些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了相關部門。  

  新興產業或更多向民資開放  

  國家發改委一位資深專家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透露,2009年7月份,由發改委擬定的《意見》初稿上交到國務院,但隨即又被退了回來。8月份又提交了一次,當月底也被退回。  

  在此期間,工信部也提交了類似的草案,在去年9月22日出臺的《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29條》中,集中吸納了發改委與工信部報送的初稿部分內容。由于原先的《意見》部分內容被抽調,所以,去年10月份和11月份由發改委投資司集中研究補充,并于去年12月上旬做了最后修訂討論。  

  該專家表示,《意見》是2005年出臺的《非公36條》文件的細化政策,是個配套文件。當時出臺的《非公36條》不僅僅是政策,更是制度設計的創新。在原有政策條文的基礎上,結合2009年經濟危機與2010年對經濟的把握提出更加細化的配套文件。  

  對于《意見》的主要內容,國家信息中心預測部研究員張茉楠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根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調結構和方式轉變,結合2010年經濟發展需要,預計《意見》中的主要內容,一方面是開辟新路徑,在新興產業方面會拿出很大一部分來讓更多的民間資本參與;另一方面是對內放開,降低原有的像基礎設施、醫療、保險、網絡、教育和服務、以及壟斷行業等的準入標準,真正降低門檻,吸納民間資本。另外,對一些技改項目,尤其像“小巨人型”的企業,盡管企業規模不大,但掌握著核心技術,也要加大民間的投資力度。  

  統計局未統計民間投資  

  不過,多數專家和官員對什么是“民間投資”卻沒有形成定論。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按照“民間”定義在國家統計局網站查找2009年的民間投資數據,發現沒有這種統計。國家統計局投資司相關官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統計局從來沒有按照“民間”口徑統計過。  

  這位官員稱,對于“民間投資”這個問題,以前有幾種說法:一種是除去國有投資和外商投資以外,其余的都算民間投資。還有一種說法是國有和外商再加集體經濟以外的,算是民間投資。沒有統一的說法,或者是大家公認的定義。國家統計局沒有對“民間”概念的統計,投資統計是按項目統計,都是總量。  

  但是,這些年有一些研究機構從國家統計局調走數據,把國有與外商的減掉,就算是民間投資數據了。在國家統計局的統計報表里,分不清政府投資,比如說,政府投資投給了集體企業,那么就被劃分在民間投資的統計里。如果政府投資給了國有企業,就劃在國有企業投資統計里。這是兩組統計方式,可能得出不同的結論。  

  所以,這位官員表示,國家統計局也分不清楚政府財政投資究竟有多少投到了民間性質的企業手里。因為概念含糊,沒有從政策上劃分清楚,所以,在統計上也不會按照“民間”統計。統計局目前是按照行業、地區、登記注冊類型、控股形式狀態等各種形式統計。  

  專家眾說紛紜  

  統計局里沒有民間投資的數據,那么,學者們是如何定義的?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隨后專訪了一些經濟學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部研究院張立群說,民間投資基本是指非公有經濟。中國發展基金會副秘書長湯敏說,民間投資就是指私人、私營經濟的投資。而中國私營經濟研究會會長保育鈞說,相對于政府投資而言,除了官方投資,就是民間投資了。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副主任祝寶良則說,國有和國有控股以外的都屬于民間投資,外資不包括在內,像政府對民營企業的投資,是屬于國有投資,不是民營投資。中國人民大學金融與投資研究所副所長趙錫軍說,目前還沒有對民間經濟有一個標準的政策劃分,盡管國家出臺了專門的中小企業促進政策,但也沒有注明是不是民間經濟。如果要從政策上區分民間與非民間,可能反而把問題復雜化了。  

  從上述專家的表述來看,盡管對民間投資的定義及涵蓋的范圍各不相同,但其中都不約而同地包含了民營企業及民間資本的投資。  

  從中國最近30年的飛速發展來看,這一部分資本也是最具活力的投資主體之一,其運營成效及增長速度往往更能體現出市場經濟的運行趨勢和市場的最新動向。  

  2005年出臺的《非公36條》(即《國務院關于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經過幾年的運轉,被許多專家認為操作性不強。有學者就提出,首先是概念太大,導致具體操作上的不適用。而此次發改委的《意見》中,“民間”的概念更大,會不會導致政策制定上的寬泛性?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長張承惠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專訪時說,到現在為止,對民間投資的范疇定義還沒有一個統一的概念。因為“民間”的概念比較模糊,會不會因此而帶來政策上的模糊因素,這個視角值得今后觀察并加以研究。不過,隨著市場化程度的逐步完善,在政策制定上,理論上講,應該明確定義,只有定義清楚了,政策的針對性才能加強。針對性加強了,政策的實際操作性就增大了。  

  張承惠說,現在大家都有一種感覺,政府投資很大,而民間投資還不夠,增長的后勁不足,以此為背景,所以,要加大對民間投資的政府扶持。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金融室主任趙全厚的解釋是,政府應以公共性投資為主,而調動民間投資不僅僅是調動私人資本投資,還包括盈利性的公有制企業,因為政企分開后,公有制企業是以盈利為目的。所以,民間投資包含著私人資本、FDI、私營企業資本、外商投資、中央和地方的國有企業。  

  至于發改委擬定的《意見》,趙全厚預計,“民間投資”所橫跨的范疇還是會比較寬泛。但是重點會注重調動民間的盈利性企業的投資,包括中小企業和私人產權的資本。  

  清華大學袁鋼明教授說,企業、私人和外資都是民間投資,民間投資是針對政府投資過大的情況下派生出的說法,在通常情況下顯得沒有意義。“很多民營企業找政府投資,那么這種投資你說是政府投資還是民間投資?”他反問道。
網站簡介關于我們友情鏈接聯系我們
中國電源門戶網站 ©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京ICP備1000861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082號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结果